追蹤
楓葉的胡言亂語。
關於部落格
是一個有著胡言亂語、萌與腐的謎次元世界。(啥鬼
  • 2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LEACH》那一年,我們是這樣遇上的…


++++++++++++++++++++++++++++++++++++++++++++++ 


  那一年,小小的亂菊還住在流魂街裡。治安差是理所當然的事,她聯同其他小孩頂著一張天真無邪的臉去騙取大人們的食物也不是一次二次的事了。為了生存,這是逼不得已的。可是春、夏天還好,一到冬天,家家戶戶閉上大門的話,想要騙取食物可就沒那麼容易了,飢寒交迫之下,亂菊親眼看著多少同伴消失在眼前。 


  那一天,亂菊冒著暴風雪獨自一人出外尋找食物。她費力地在厚厚的積雪裡移動,然而瘦小的身軀終究抵擋不住猛烈的風雪,她倒在雪地上,金色的長髮被白雪覆蓋著。她以為自己會孤獨地消失。 


  此時,不遠處傳來了物體移動的聲音。愈來愈接近,最終在她身邊停下。她勉強抬起頭,看見的是一抹灰黑的身影,以及那一頭差點跟雪色混為一體的白髮。 


  然後她失去意識。 


  醒來的時候,亂菊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小木屋裡。她坐起來圍顧四周,冷不防身後傳來一道少年的聲音:「你沒事吧?」 


  她受驚地回過頭,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那個人顯眼的白髮。少年瞇起眼晴,微笑著。亂菊點點頭:「好多了。謝謝你救了我。」 


  少年沒作聲,只是依然微笑著,看著她。 


  亂菊似乎被他的視線弄得有點不自在,於是她只好自我介紹起來:「我是松本亂菊,你呢?」 


  少年沈默了好一陣子,然後他報上自己的名字:「市丸銀。」 


  他們,就是這樣相遇的。 


++++++++++++++++++++++++++++++++++++++++++++++ 


  於是銀跟亂菊就這樣渡過許多個春夏秋冬。 


  銀在她身邊,她似乎什麼都不需要擔心:不用捱餓、也不用害怕被欺負。銀的存在,令她莫名地感到安心。 


  唯一令她隱約感到不安的,是銀的那張,冰冷虛偽得似要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笑臉。她永遠看不清銀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可是她不在乎。只要銀對她溫柔、能夠在她身邊,這樣就好了。 


  那是他們一起迎來的另一個冬天。 


  「亂菊,要不要來跟我們一起打雪仗?」小木屋門外,一名小男生向亂菊問道。 


  「隨便。」亂菊聳聳肩,回頭,她望向銀:「銀你要不要來玩?」 


  銀一如既往地瞇眼笑著,搖搖頭。 


  「喔…那我走了!」她看起來有點掃興地轉身。 


  「等等!亂菊。」銀突然出聲把她叫停。沈默了一會,他只是說:「冬天到了,小心不要著涼。」 


  亂菊一怔,隨即露出笑容::「知道了啦!你很囉嗦耶,銀!」然後跑出屋外。 


  一邊跑,她一邊在想:她明明應該因為銀關心自己而感到高興,可是……為什麼有股不好的預感纏繞著
她? 


  在第二天的早晨,亂菊終於明白,纏繞在心上的這股不好的預感,是因為什麼。 


  第二天她醒來的時候,小木屋裡只有她一個。本來以為銀是去了偷取食物,可是在她發現屋子角落裡的
一小堆麵包餅乾後才改變了想法。 


  銀去了哪裡?亂菊少有地心慌意亂起來。 


  倏地,腦海閃過一個她不敢確認的念頭。 


  --銀不會回來了。 

 

  他每一次都是這樣,在她不知道的時候離開,回來的時候,卻總會溫柔地摸摸她的頭髮,說:「很抱歉我又在你不知道的時候出去了。」,令她想氣也氣不出來。 


  每一次,亂菊都會告訴自己,他會回來了。 


  可是、唯獨這次,她很肯定:銀他、是真的不會回來了。 


  於是,第一次,松本亂菊為了別人的離去痛哭失聲。 


++++++++++++++++++++++++++++++++++++++++++++++ 


  亂菊再次看見市丸銀,是在瀞靈廷裡。他變了,變得更強、更深不可測,也不再對她溫柔。 


  然而他的笑臉依舊虛假而冰冷,教人不敢觸碰。 


  可是亂菊沒有忘記銀曾經給予她的溫柔。 


  只是他們的關係,已經由青梅竹馬,轉為「三番隊隊長」和「十番隊副隊長」;而稱呼,也早由「銀」跟「亂菊」,改為「市丸隊長」跟「松本副隊長」。


  他們已經回不到相遇的那時了。
 

++++++++++++++++++++++++++++++++++++++++++++++
 


  「松本?你在幹嘛?」少年的聲音,把亂菊的思緒拉回現實。


  「啊!日番谷隊長。」亂菊低頭,看見那張稚氣未脫卻故作老成的臉。名為日番谷冬獅郎的少年雙手抱胸,抬頭看著他隊上游手好閒的副隊長。 


  辦公桌上堆了好幾疊厚厚的文件。日番谷伸手指著桌子邊緣的一大疊文件:「把這疊文件送到三番隊的辦公室。」 


  「隊長好會使喚人呢…」嘆口氣,亂菊走上前抱起厚重的紙張。 


  「不然你來代我批改好了。」真是的,整天在偷懶都睜隻眼閉隻眼了,還敢說他使喚人… 


  「啊、當我沒說。」丟下一句話,亂菊快步朝三番隊的辦公室走去。 


  來到門前,停下。她試探性地朝室內喊:「市丸隊長?」聽到一聲「請進」後,她拉開門走進去。 


  市丸銀坐在辦公桌前悠閒地喝著茶。亂菊上前:「市丸隊長,這是十番隊送來的文件。」 


  「哎呀,是松本副隊長啊。辛苦你了,文件在那邊放著就好。」 


  亂菊把文件放在辦公桌旁邊,隨即說:「那我先走了。」 


  她轉身走向門邊,動作迅速得像是要逃離這個地方一樣。然後耳邊傳來銀的聲音。 



                 「等等!亂菊。」


  亂菊。他叫她的名字。有多久他不曾這樣叫她?因為這句話,她準備拉開門的手放了下來。

 

 

 

 

 

 

 

 

 
  再次出聲的時候,他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冬天到了,小心不要著涼。」 


  語氣裡,有著亂菊久違的溫柔。 

 
  她強忍著差點缺堤的淚水,用哽咽的聲音回答。

 

      

 

    

 

  

 

 

 

 

 

 

                 

 

          

 

     

 

 

 



「知道了啦。你很囉嗦耶,銀。」 


++++++++++++++++++++++++++++++++++++++++++++++

 


  --她早就該猜到。


  她早就該想到,在這句溫柔的問候之後,銀就會在她面前消失得無影無蹤。


  以前如此,現在也如此。



  --或者,他的關心不過是為自己的不告而別所留下的一點點歉意。



  亂菊抬頭,望向銀消失的那片天空。


  她會等的。她相信這次,銀會回來。


  然後在她想起他的時候,也許會連帶想起:

 



  那一年,我們是這樣遇上的…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